南宁格林液压设备制造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771-8595453
邮箱:service@asweishi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探析:老牌五金批发市场遭遇的经济寒冬

编辑:南宁格林液压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探析:老牌五金批发市场遭遇的经济寒冬
张友全一直想睡个懒觉,但他每一天都必须早起。作为一个80后他并不太喜欢像老爸一样,呆在城北五金批发市场守着店铺干到底。不仅因为干的是“坐商”的寂寞行当,2011年电缆的订单减少也让他失去不少耐心和信心。

华南五金电器城是80年代末期最早发展起来的五金电器批发聚集地,从汾江路佛山汽车站途经彩虹桥,500多家批发商隐藏在彩虹桥的两侧。下了彩虹桥再往右拐,不到一公里就是城北五金批发市场,作为“华南五金电器城”的延伸,从事电器、五金、液压机械等行业的5000多家商铺密密麻麻地分布在700多亩的土地上。

“在整个华南,这两个五金电器批发市场的规模都是数一数二的,只不过现在辐射能力差了,其它市场多了、分薄了。”做电缆批发生意的甑叔,更愿意把位于禅城敦厚村的华南五金电器城称作敦厚市场。批发市场是经济指数的晴雨表,2011年市场环境的低迷、订单普遍减少,影响着这两个批发市场里每一个生意人的日常生活和情绪。有些人选择坚守,也有些人准备选择离开。

卖不动的灯饰电缆

有的电缆厂突然发现一两天居然没有批发商打来电话要订单,心里不禁慌了,立马打电话给批发商,批发商也无奈:成捆花花绿绿的电缆一直堆放在铺里,销不动。

每天早上8点半到9点,汾江河边、禅城火车站旁边的华南五金电器城就响起卷闸门被抬起的尖利声音。华南五金电器城南区,由于有大楼和顶棚的遮拦,光线暗淡,只有周边的市民和批发商平时出来逛逛。

“别看这里的老板开着宝马有多风光,现在生意这么差,连汽油都买不起。”一家在南区代理百利照明的老板冯先生不耐烦地说,平常上午10点到12点是客人光顾最多的时候,但是只有一两个老熟客过来逛逛,拿几只灯泡。

12月本该是灯饰市场比较旺的一个月份,众多楼盘的装修都会赶在春节前完成,相应地对于灯饰的需求也会被明显带动,但是在百利照明店却没有出现往年的热闹。冯先生抱怨在生意最不好的时候,也就是2011年7、8月份,他的店面两天都没有一个单。

生意不好做不单影响了照明,也显现在各个批发店面。甑叔的店铺在电器城入口不远的地方,主要代理本地企业禅诚电缆、南庄中南电线电缆厂、顺德大都电缆厂等企业的电缆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华南五金电器城刚形成时丝毫不愁生意。“那个时候还是卖方市场,只要拿到货就有人来抢,我们一大早就去佛山照明厂排队拿货,之后每箱加5块、10块就能卖出去。早上十点,来自阳江、茂名甚至海南、湖北三峡的老板都来这里抢货,后来商品房开始大建,我们从灯管转到风扇,又转到电缆批发上来了。”

什么生意好做就做什么,这是批发市场老板最为质朴的“生意经”。甑叔说,由于房地产的带动,电缆的市场在最近十年市场容量几乎呈百倍的增长。但甑叔坦承,2011年做电缆批发,普遍都说生意要差一些。

批发市场还牵动着上游各个企业的神经。特别是下半年,有的电缆厂突然发现一两天居然没有批发商打来电话要订单,心里不禁慌了,立马打电话给批发商,批发商也无奈:成捆花花绿绿的电缆一直堆放在铺里,销不动。

记者在华南五金电器城走访过3家电缆批发商,他们都不愿意谈及2011年的惨淡经营。有的告诉记者:“国家房地产调控,楼盘停工,工程采购一少,我们生意当然不好做了。2011年都是亏本的。”

被分薄的批发市场

张友全整个上午都在和一位来购买手电筒的老伯磨嘴皮讨价还价,最后手一挥,“5块就5块吧,几毛钱的事情,我真的不想再说了。”省内外的五金批发市场遍地开花,生意越来越难做,能卖一点就是一点。

张友全也是代理电缆生意。整个上午,他都和一位来购买手电筒的老伯磨嘴皮讨价还价,最后手一挥,“5块就5块吧,几毛钱的事情,我真的不想再说了。”张友全没有那么多耐心,生意越来越难做,能卖一点就是一点。

2011年12月24日中午,冬日的太阳照得人暖洋洋。批发市场内,拉三轮车的师傅和开小面包车的司机没忙碌的,干脆停在店前面把脚搁在横梁上躺一会儿。张全友的父亲在店里一直默不作声,11点半,他从店铺的一角拿出一碗米淘干净后放到电饭煲,开始拿着锅铲做饭。

批发市场里的老板大多是家族经营,有的是父子兵、有的是夫妻档,为了节省成本,午饭都是在店铺做饭。勤俭节约的经营理念在市场不好的境况下似乎显得更加重要。

“包吃饭、包住宿,每个月1500块,愿意来干的最多不超过一年。”华南五金电器城里一家代理神州电器的老板黎炽坚说,由于现在做批发利润低,即使是夏季卖风扇需要人手的时候,也不敢多雇工人。

黎炽坚指着一款电磁炉说:“厂家批发的价格是170块,如果做批发就卖180,零售就190,真的只赚10块钱啊!”批发商为了求销路,甚至不得不将价格一降再降。但是同样的神州电磁炉,在国美或者苏宁的大卖场,售价可能翻倍。

在华南五金电器城,做神州电器、樱雪橱柜、美的电器等品牌的代理商少则有50家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器老板告诉记者,一家同样代理神州电器的店主准备2012年清场,“去年才进来,今年恰好碰上环境不好,转行不干了。”黎炽坚做电器批发已经有6年了,除了房地产调控的间接影响,他把订单的减少更多地归结于佛山工厂向外地的大批转移。“2010年年底有很多南庄的工厂来买电饭锅作为奖品,现在来得很少了。”

实际上,自2008年佛山对陶瓷行业实施“腾龙换鸟”,大批陶瓷企业被迫转移到外地,而2011年陶瓷行业受房地产影响也普遍限产、停产。同时,新厂房所需要的大功率照明和灯管订单今年也明显减少。代理百利照明的老板冯先生表示,经济不好佛山开新厂的也少了很多,制衣厂、陶瓷厂、玩具厂今年对照明的需求萎缩严重。在他的店面,很多筒灯、灯管来自佛山照明、创美、嘉美等佛山的厂家。

华南五金电器批发市场规模虽大,但近十年来对华南地区的辐射却在下降。仅在佛山南海就有广佛五金城、华南小商品批发市场,而省内外的五金批发市场更是遍地开花。不少店铺的销售人员表示,生意主要是靠积累下来熟的客户来维持,大多是周边的楼盘工程、工厂和附近居民。“为了争抢客户,有的电缆代理商拼命杀价,利润空间低到0.5个点,有的甚至掺假被抓,外地的电器五金市场多了,竞争越来越激烈。”甑叔感叹到。

80后接班人的寂寞

“在这里坐着等,很冷清也很无聊。”对于80后来说,父辈打下的基业想要有新的发展似乎很难,市场激烈的竞争让他们觉得没有多大机会,整个下午在电脑面前似乎会过得更快一些。

景秀五金配件位于城北批发市场B区,在30多平方米的店面里挂满了不锈钢水槽、水龙头。吃过午饭后,下午3点,附近一些装修公司、工程采购商、散客时不时来景秀店里转转。

老板潘欣只有25岁,熟客们喜欢和他开玩笑说,“你是市场最年轻的老板,”但是每次老熟客砍价,潘欣总觉得很费力。

潘欣大专毕业后就跟着老爸守铺子。虽然只有3年,他已经对这份事业有点“麻木”了。“每天都是坐着等,除了老客户,新客户很少,想有点新的业务拓展都很难。”80后的潘欣觉得,如果守着老爸的店,没有一点变化显得有点无趣。在这里做批发日复一日,经济环境好就多赚点,经济环境差几乎不赚钱,每天围着几十平米的店铺转,还不如跟同学去做陶瓷销售来钱快、更自由。

同样是80后的张友全下午一直守在电脑旁玩扑克,客户来了招呼一下,下完单继续玩。“生意不好,工程采购下滑得厉害,一年比一年差,原来每天都忙不过来,现在两天一次出货,在这里坐着等,很冷清也很无聊。”

对于张友全来说,父辈打下的基业想要有新的发展似乎很难,市场激烈的竞争让他觉得对于新一代的80后来说没有多大的机会,整个下午在电脑面前过得会更快一些。

“90年代初,直到晚上12点都还有人跑过来拿货,一天最多的时候卖出过一千台电扇。”甑叔回忆起当年生意鼎盛的时候仍然侃侃而谈,他对市场的变化习以为常,“最好的时候有人做的差,最差的时候总有人做得好。”

而在华南五金电器批发市场,晚上6点半后,再次响起一片闸门拉紧的声音,7点后极少有客户再来这里打货了。

“国家房地产调控,楼盘停工,工程采购一少,我们生意当然不好做了。2011年都是亏本的。”———一电缆批发商

“为了争抢客户,有的电缆代理商拼命杀价,利润空间低到0.5个点,有的甚至掺假被抓,外地的电器五金市场多了,竞争越来越激烈。”———从事电缆生意的甑叔
上一条:透析:五金工具外贸市场新格局 下一条:日本轴承企业生产经营特点盘点及借鉴